[]

船舱内静默了几分钟,苏枝儿缓慢开口道:“表示友好的意思。”

郑峰眯眼,他当然不会相信苏枝儿的话,可还不等他说话,郑濂就已经相信了。

“你的手指真好看。”

苏枝儿:……起一身鸡皮疙瘩JPG。

药效还没过去,苏枝儿精神紧张的面对这两个人整整半个时辰,眼皮子都开始打架。

“出去吧。”郑峰率先转身出去。

郑濂一步三回头的也跟着走了。

苏枝儿轻轻地吐出一口气,赶紧在这个小屋子里转悠开了。

一个门,两个窗。

门口人来人往,不能走。

再打开古色古香的小窗户,太小了,她只能伸出去一颗头,拿回来的时候估计还会不小心卡住。

苏枝儿没敢尝试,虽然她觉得挤一挤她或许能出去,但两个小窗户外面就是河。

她就算能从窗户里逃出去,也不能在这几乎看不到边的河水里游这么久。

参观完,苏枝儿确定自己现在暂时还没有特别稳妥的逃生路线。她重新趴回去,小床上软绵绵的,让苏枝儿忍不住想起小花。

也不知道现在小花怎么样了。

金陵城内乱成一锅粥。

周湛然第一时间找到礼王,说了苏枝儿失踪的事情。

礼王开启自己的情报网,按照流程来说,情报网这种无敌bug对上男主光环也是不够看的。

因此,礼王面对这份模糊的结果报告也是莫可奈何。

“好像是去姑苏了。”

姑苏。

周湛然阴沉着脸,转身离开礼王府。

苏枝儿在墙上再画一横。

她数了数“正”字,三个“正”字,半个月,十五天了。

唉。

门口珠帘轻响,郑濂进来收拾碗筷,看到苏枝儿面前没有动过的吃食,赶紧关心道:“怎么了?不合口味吗?”

苏枝儿看一眼面前这个状似温柔的男子,慢吞吞伸手扶住自己额头。

“头晕,恶心,想吐,我可能是病了。”

自从上船后,苏枝儿一直懒洋洋的,她扶趴在躺椅上,整个人软绵绵地挂着。

“我要看病。”苏枝儿猜测这花船上应该没有大夫。

“你等一下。”果然,郑濂急匆匆出去了,片刻后将郑峰领了过来。

苏枝儿继续柔弱地扶住额头,一副“我马上就要嗝屁了”的表情。

这样应该就会停船替她去找大夫了吧?河上不好逃跑,上面都是郑峰的人,只有上了陆路才能接触到其他人。

“我来替你看。”即将接近夏日的天,郑峰还披着个深色披风,他撩袍坐到苏枝儿身边,朝她伸出手。

苏枝儿下意识把手缩回去,面露怀疑,“你会看?”

郑峰的人设里还包含了赤脚医生这个项目?

“久病成医。”郑峰神色平静地说出这四个字。

苏枝儿这才注意到郑峰的脸色确实一直都不怎么样,因为花船不大,所以她想起来有时候晚间自己还能听见他不停地咳嗽。

现在的男主都这么虚了吗?

苏枝儿露出狐疑之色,男人垂眸看她,突然伸手一把抓住她藏在袖子里的手腕。

苏枝儿下意识挣扎,可郑峰毕竟是个男人,虽然病了,但力气依旧很大。

他单手搭着苏枝儿的手腕垂眸看她。

苏枝儿瘫在躺椅上,用力咽了咽口水。

她挣扎不过,郑峰的手指就按着她的手腕用力往下压,苏枝儿疼得面孔扭曲,直到一旁的郑濂开口询问,“大哥,怎么样了?”

“没事。”郑峰猛地一把甩开苏枝儿的手。

苏枝儿咬牙瞪向他,真是恨不能往他那张脸上狠狠咬一口!

“真的没事吗?”恋爱脑郑濂已经完全被苏枝儿的美貌冲昏了头脑。

所谓美人都是养出来的,苏枝儿在东宫里娇生惯养,养得越发娇柔水润,而且正值花般年纪,一瞥一笑皆是风情,就连朝天的白眼他都觉得好有魅力。

“没事。”郑峰再次强调了一遍,然后站起来跟郑濂道:“你跟我出来。”

郑濂恋恋不舍的跟着郑峰出去了。

船舱外,河面上晚风徐徐,郑濂觉得很舒服,郑峰却觉得被吹得有些头疼,因此他准备速战速决。

“郑濂。”

“啊?”郑濂的脑袋还在往船舱里瞅。

“你到底怎么回事?”郑峰说话的时候露出一点咬牙切齿的味道。

郑濂这才终于将目光转向郑峰。

男人冰凉凉地瞪着他,像是想扒开他的脑子看看里面是不是装的都是水。

彼时的郑峰还不知道有一种分类叫舔狗。

郑濂毫不自知自己已经化身舔狗,自他将苏枝儿从皇宫里带出来后,他就已经默认这位美人是自己的了。郑濂完全沉溺在郑峰替他编织的谎言里,他认为苏枝儿和周湛然根本没有爱,他这样做是在将苏枝儿从火坑里救出来。

他,已经是她的救命恩人。

面对救命恩人,就应该以身相许,她一定是不好意思。

“她在装病。”郑峰深吸一口气,不愿意再看到郑濂这张花痴脸,他仰头望向前头朦胧的月。

河面平静,只有船身周围徐徐而起的波浪被缓慢漾开。

郑濂松了一口气,“原来如此呀,我还担心她身体吃不消呢。”

郑峰:……

郑峰气得额头青筋迸出,“我说,她在装病,你没听懂吗?”

“听懂了啊,”郑濂点头,然后突然开始陷入思考,“她没病怎么不吃饭呢?难道是船上的饭太难吃了?大哥,我们明天靠岸吧,说不定她还是习惯走陆路,能吃上一些小饭馆和新鲜蔬果。”

郑峰:……

“你把她当什么?”她可是他们专门绑来的!

郑濂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当然是你未来的弟媳妇了。”

郑峰:……

郑峰已经被气得没脾气了,“你难道不问问她愿不愿意?”

“这种事情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大哥,你不懂。”

郑峰确实不懂郑濂为什么会被这么一个小骗子迷魂了头,“成大事者,怎能拘泥于儿女情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