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山秘境那么大,众人又都分散在了各地。

所以,凤城寒的下落,金羡鱼也只是想想而已。

他怎么也是谢扶危的徒弟,自保该是没问题的。

摇摇头,她快步甩掉了身后窥伺的一众目光,绕了好几个大圈子,终于让她找到了个,看起来足够隐蔽也足够安全的地方。

这是某个山坡下灌木遮蔽的草洞。

金羡鱼伸出手对着草洞比划了两下,认为接下来这几天可以把它作为自己的安全屋,只要落好结界,应该就不会有不速之客前来打扰。

这山坡上绿草如茵,开满了星星点点的不知名的小花。

金羡鱼玩兴大发,撩起裙摆坐了下来,像玩滑梯一样,迎着风,从草甸上滑下了坡。

风簌簌地掠过颊侧,发梢,这一口气滑下来,她内心舒畅地几乎忍不住要大喊大叫。

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草叶,金羡鱼快步朝草洞的方向走去。

此地怪石横生,草木幽深,藤萝掩映。

最重要的是附近没有任何水源,不会有任何人来打扰。

可金羡鱼万万没想到的是,她刚走到距离草洞丈远的方向,就被一道无形的结界给拦住了脚步。

竟然有人快她一步看中了这个安全屋。

正当她对着草洞默默凝噎,思索着要不要掉头就走的时候。

结界忽然打开了,传来了一道很耳熟的嗓音。

“金道友?”

与凤城寒四目相撞的那一刻,金羡鱼脑子里腾地浮现出了一句话。

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

不过下一秒金羡鱼就察觉到了凤城寒的状态不对劲,他乌发散落,浑身浴血,形容十分狼狈。

当她和凤城寒四目相对的刹那,凤城寒的面色忽地微微一变,那目光绝对算不上惊喜。

“跑!”

跑、跑什么跑?

金羡鱼一愣,但常年修炼锻炼出的危机感,足以使她哪怕处于迷茫的状态下,也能迅速反应过来。

剑光出鞘,她身形一转,正面就对上了一对庞大的眼珠子!

金羡鱼心里咯噔一声,心差点儿跳出了喉口。

这里竟然有只妖兽!!

这妖兽生得足有数丈高,像只白毛的大狮子,正半躬着身子,示威一般地低吼着。

与这妖兽一照面,金羡鱼就明白,这妖兽非是易与之辈。

或许,比当初那条恶蛟还要强。

如今情况危急,她正在兽口附近。就算再不情愿,她也不得不硬着头皮与它周旋。

在不起冲突的情况下,能逼退对方显然是最好的。

可妖兽显然不这么想。

它浑身毛发炸起,一步一步缓缓地向她靠近。

金羡鱼不动声色地握紧了剑,冷淡地回望了过去。

如果对方先动,毋庸置疑的,她会立刻采取反击。

可这白毛妖兽威风凛凛地朝她走了几步之后,眼里忽然露出了点儿恐惧之色。

恐惧?

它在害怕什么?

自然界里无非是一物降一物,难道说,这附近有比它更凶悍的妖兽?

什么样的妖兽,能把这白毛“狮子”吓成这样?

金羡鱼心里转过了几个念头,极目望去,尘烟滚滚,乌云四垂。

脚下大地突然剧烈地滚动起来。

林间响起一声似龙吟又似虎啸的低吼声!

这一声长啸既出,金羡鱼脸色就青了。

她好像明白这妖兽在害怕什么了。

她从来没听到过这样的啸鸣声,这一声长啸像是从亘古传来,啸声中所蕴含的修为震得人方寸大乱,丹田真气横冲直撞。

紧跟着这一声长啸,旋即从林间蹿出了道黑影。

白毛狮子的状态也没比她好到哪里去,它竟然在发抖,两只前肢跪倒在地上,做了个极其人性化的姿势。

可惜它跪地求饶的动作并没有挽回它的性命,连挣扎都未曾挣扎一下,它便被黑影生吞入腹。

而“黑影”似乎尤未餍足,转过脸来对上了金羡鱼的双眼。

金羡鱼这才得以看清对方的模样。

它比刚刚的白毛狮子还要大上数倍不止,竟然长着人脸豹身,一双红瞳血光大盛,血气四溢。

望着金羡鱼,它眯起了眼。

这邪门的东西明显有着不低的智商!!

金羡鱼寒着霜靥,神色冷得几乎能结冰,实际上心跳得几乎快蹦出了嗓子眼,大脑疯狂运转着,要从哪儿下刀比较合适。

她真的能打得过它吗?

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这究竟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这玩意儿将极其人性化地将她打量了两圈,像是在丈量她能不能抵口饱。

接着,它朝她扑了过来。

很显然,在它看来蚊子再小也是块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