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潜驾着祥云,慢悠悠回转自家登仙岛。

如今山门内每每谈及他陶大真人,总有些大聪明言说他与多宝真君年轻时很是相似,便是那面厚心黑的性情手段也如出一辙。

这些言论经由乳妇鸟妖们的嘴儿入了他耳,让陶潜跟着吐槽不已。

哪里像了?

瞧多宝道人那金霞道场,清冷幽暗,除却一个孤寡老人外,再无旁的生灵。

再瞧他陶大真人收服装扮的登仙岛,热闹非凡,仙家景致。

又加上与一众真传共伐八仙岛建立的交情,包括太玄真人许旬在内,哪一个不夸他好。

若再加上陶潜将要举办的仙桃宴会,那一颗颗汁水饱满长生仙桃隐秘的副作用……旁的不说,日后在门中的口碑,他陶潜必是名列前茅。

一念及此,陶潜顿时咧嘴笑了。

“这才对嘛,其乐融融,共修大道,这才是我预想中的修仙氛围。”

“南粤那种?嗯,是异端啊。”

陶潜一边吐槽,一边云头已是按落灵机洞府,那青石崖前。

钟豆豆、九首、陶长寿、纱奴儿等都得了陶潜念头召唤,提前在此等候。

刚一落下,陶潜直接吩咐两日就要办那仙桃宴会,一应筹备,都交由他们。

陶潜只提点了几句,便直接往仙山最高处而去。

他现在已经验证过了,九蟾珠佩戴在身,的确让他变得懒散起来,而且这已经是豁免部分代价后的结果。

“若我完全不能豁免,我岂不是要变成下一个玉蟾真人。”

“又懒又胖,大腹便便……还不如变成师尊那粗狂模样呢,好歹威武霸气一点。”

陶潜心底嘀咕着。

同时趁着还能挣扎,还能与拖延念头对抗一二,打算早早将九蟾珠、灵母圣胎袋这两件异宝,统统祭练了去。

没错,纵是异宝,也不是到手就万事皆休的。

每一件宝物,几乎都需要好生祭练、孕养。

如果想要发挥出宝物真正的威能,还得费更多功夫,比如催生出新的器灵,这一项,直接就是以年来计数的。

运气好,十几年,数十年。

运气不好,许要上百年才能诞生出新器灵。

“如今我身上有佛禽舍利、九蟾珠、圣胎袋三件异宝,每一件都非比寻常。”

“暂时以佛禽舍利最强,且我也已涅槃印将其炼好。”

“唯有九蟾珠和圣胎袋还颇为陌生……早早炼了也好,免得我再入世,没宝贝可用。”

“三宝齐全,再加上我可从灵宝天尊处借法力,寻常的洞玄境修士恐怕已经不够我打,除非是碰上大宗大派出来的才麻烦些。”

“不过能不打还是别打,借来的法力,都是要还的啊,谁能想到灵宝天尊也是个放贷的呢?”

最后一道念头落下,陶潜成功抵御住懒散想法,盘坐在了那云华仙山最高处。

俯瞰登仙岛时,体内顿生万丈豪气。

直接唤出“九蟾珠”,也不管玉蟾真人还在其中沉睡,立时开始祭练。

陶潜定了举办仙桃宴的日期后,一封封请柬很快被寄出去。

未过多久整个山门便都知晓了这消息,虽然这灵宝宗时不时就有某位弟子,或是某位长老,会举办宴会邀请同门去享乐。

但陶潜与登仙岛,意义却不同。

除了是首次外,更有他那多宝一脉大弟子身份,以及长生仙桃这种诱人的仙植灵根,还有便是这一代真传们忽然每一位都对登仙岛陶真人赞不绝口,都表示会在那一日赴宴。

如此一来,倒隐约成了个盛事。

通常只有名气大的长老或是如太玄真人许旬这样的天骄,举办宴会时能有这般声势。

陶潜初来乍到便轻松做到,自然也让人惊叹不已,许多弟子都在打听如何能得到一份请柬了。

若能去那宴会,非但能吃稀罕可口的长生仙桃,能增修为福缘,还可见到这一代所有真传弟子。

这般好事,谁能拒绝?

灵宝宗毕竟是有教无类的道门大派,陶潜一来就拜入多宝门下,可说是一步登天。

尚不知晓这山门内,更多的其实是普通弟子。

他以为只是办个宴会而已,却不知晓很快就发酵成了一个可验证身份地位的盛事。

办宴尚如此,更让陶潜想不到的,是他炼宝也引发了不小动静。

……

约莫十几个时辰后,又入夜。

登仙岛地界,明面上瞧来与之前并无什么变化,但只要来一个感知稍稍敏锐些的修士,立时就能发觉这仙岛周遭可是“埋伏”了不少生灵。

有人族修士,也有大量与乳妇鸟妖类似的妖精异类。

就见那岛外茫茫云气中,藏着不少仙鹤鹿精,花妖蝶魅,更有天女妖狐,祥瑞灵兽一类也都各据了一处方位,那一张张奇形怪状的面上多是兴奋之色,不时还要探出云头去瞧那仙岛上空有无变化。

再看那岛外海中,嶙峋黑礁内藏着诸多鱼虾龟鳖之属,皆是从各仙岛旁处远渡而来,那翻涌浪头内,隐显出一条条蛟龙灵鲤,或是其他的水属灵兽,时不时也都是昂起头颅瞧那云华仙山之上。

除却这些精怪灵兽外,还有些人族修士借着一些神通手段隐匿了身形,这些修士皆来自碧波、青萍两座大岛,皆是底层弟子。

虽说资源比其他小门派弟子要丰厚得多,但远远无法与一众真传或是有着师尊看重的弟子相提并论,是以若可得一些免费机缘好处,也就顾不得什么颜面,远远赶来。

不过此间也不都是藏着的,有两拨异种毫不在意显露了出来。

其一,正是那群乳妇鸟妖。

其二,则是一群千娇百媚,仙气十足的灵狐。

双方各看不顺眼,占了两片对立云头,隔空拌嘴。

吵着吵着,火气渐生。

那群灵狐为首的一只,化成个衣着清凉的少女,只仍留着毛茸茸耳朵与尾巴,抖着抖着便见她忽而跳脚喝道:

“你们这群扁毛怪,此处乃是登仙岛,不是你们的乳妇崖,哪里轮得到你们管天管地?”

她刚说完,身后以及四方都传来了不少帮腔的。

“就是就是,只听登仙岛陶真人养着的乃是一群晶妖,外加一群龙属妖种,一支鲛人水族,没听过有你们这群大嘴巴扁毛怪的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