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笑了,江骗子这是终于引发民怨了吗?今天这么多举报他的?”

傍晚时分,江森吧里一片喧闹。今天一整个下午,贴吧就没消停下来过哪怕半秒。每分每秒,都有数不清的举报江森作弊的链接涌入,很是让人精神振作了一下。

差不多快一周时间没见过这个场面的网友们,终于也回想起来,一周前“全国人民斗江森”的热血情绪,一时间鸡血澎湃,纷纷跟帖。

“高考国之重器,岂容江骗子这种欺世盗名之辈弄虚作假?”

“操!吧主你妈逼!全世界都在举报江森,你特么删我?你脑子有病?”

“别管吧主了,我怀疑他收了江森的钱。说其他的就没事,一说江森作弊就删帖。”

“废话啊,江骗子自己也知道,高考作弊是要坐牢的,别的随便说,反正钱已经到手了,他这辈子不干活都能过地很滋润了。脸的话,他这种人肯定早就不要了。我有一说一,江森比你我都成熟多了,山里下来的人,除了目光短浅、眼界太小之外,其实更知道生活的真谛。吧主也是收钱办事,大家就别喷了。默默举报江森就好了,链接就别发了。”

“马拉个币的!一群猪!真谛你妈隔壁!”羊城市中心某城中村出租房里,前几天差点失业的琛哥,看着贴吧里气势汹涌的造反场面,把手里的盒饭狠狠往地上一扔,怒火中烧。

“怎么回事?!”他怒不可遏地打开QQ群,质问群里的人。

群里的“技术人员”很惊慌地问道:“全都是东南亚那边的IP,人太多了,删不过来啊!老大,会不会是有别人的组织势力进来了?”

“操!草草草草!”

琛哥看到这话,简直都要炸了。

干嘛呀?不过就是往一个小明星身上泼点脏水,尼玛的又是不能这样,又是不能那样,又是大人物的助理的传话人来警告他,又特么的是国外组织势力!?

这个世界这么复杂的吗?

老子只想买房子、娶老婆、当包租公啊!!!

“俏丽吗!”琛哥情绪失控,站起来,狠狠地朝着桌子踢了一脚。

没想到这一脚实在过于深仇大恨,那张本就摇摇欲坠的桌子,直接整个儿垮塌下来,笨重的纯平显示屏随即哐啷一声砸在地上,接在显示屏后的几根线路硬生生被拉扯出去的瞬间,琛哥之见一阵电光火花跳跃,再下一秒,几缕带着烧焦气味的黑烟,悠然从显示器外壳内飘出,这台机器,眼见着,就彻底报废了……

“我俏丽吗……”琛哥脑子里一片空白,“今天撞邪了吗?”

这话倒也没错。

琛哥这边显示器完蛋没过几分钟,一个转帖,就悄然出现在了江森吧的首页上。原本正在密切关注今天这场正义爆吧行动的吧友们,注意力一下子全都被转移了过去。

瓯城区某小区的某小楼里,季仙西坐在电脑前,在点开那个帖子后,脑子里瞬间就嗡嗡了。

“各广大网友以及全社会关注江森(笔名二零二二君)近况的各界人士:

连日来,我市有关方面注意到,网络上有不明人员,持续不断发布关于我市本年度(2007年)高考考生、曲江省高考文科状元江森涉嫌高考作弊的消息,我市对该事件高度关切。

目前经我市有关部门初步核实,并未发现江森有作弊行为及嫌疑。为进一步维护高考的严肃性和公正性,同时也为给全社会一个明确答复,现我市有关部门已将该舆情传达国家有关单位及上级领导部门,要求尽快对该事件予以核实,并早日向社会公布调查结果。

高考是国家重要的选拔人才制度,是维护社会公平的重要基础。东瓯市有关方面,对任何涉及高考作弊的行为,绝不姑息。同时,对于任何抹黑、栽赃、构陷、诽谤我市考生的行为,我是也将予以严厉打击。

鉴于本次事件性质严重、社会影响恶劣,我市教育部门工作人员,已陪同当事考生江森,向我市地方公安部门报案。在事件调查结果发布之前,请广大网友理智发言,克制情绪。对所有在本次事件中存在触犯法律行为的个人,我市有关方面,均将依法予以处理。

东瓯市宣传部、东瓯市公安局、东瓯市教育局。2007年7月17日。”

“我草啊!要死了!江森这狗逼居然报案了!”

“假的吧?”

“如假包换。你们自己去他们官方网站上看吧,就在他们市宣传部首页上……”

“我日!他居然还敢反告?”

“东瓯市政府胆子肥啊,这都敢洗?”

“楼上你特么傻逼吗!长点脑子好不好!这种事怎么可能敢洗!江森高一的时候,全市考试就是99名!你们这群弱智!他根本就不需要作弊!老子被你们这群傻逼带节奏了!”

“操!难怪吧主一直在删帖!吧主你个狗日的!你也不早点说!”

江森吧的吧主憋不住了,跳出来怒吼:“你们这群猪!老子喉咙都叫破了,你们自己不听!”

这边刚喊完,每天都在暗中窥屏的二二君吧的人,就纷纷跳出来补刀。

【清风不识字】:“哎呀,怎么办啊?听说诽谤可以判三年啊?”

【何故乱翻书】:“颤抖了,东瓯市今年的指标,是不是靠这个贴吧就能填满了……”

【萌萌站起来】:“别怂啊!继续啊!不是很狂的吗?”

“大家不要慌!说不定江森真的作弊了呢?大名单上还有七百多人,要死也轮不到我们!”

贴吧里还有傻逼负隅顽抗。

坐在屏幕前的季仙西却憋不住了,突然就骂了出来:“我草泥马!”

他跟贴吧里的这群置自身于度外、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傻逼可不一样,去年那会儿,他可是真的被社区警察找过的,甚至还被十八中在他的档案里留了个警告处分。

只是这些天网上的形势实在一片大好,他鬼使神差地就开了几个小号,上去浑水摸鱼嘲讽了江森两句。本以为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混过去。但他却万没料到,自己的那几个小号,居然全特么被圈进了江森的千人大名单里——

郑悦其实也是故意的,为了将来打官司方便,他专门找专业人员,先简单查了下这些号的IP地址,除首都之外,其余北方和西部地区的全都不要,只找秦岭淮河以南,而且包邮区优先。这种情况下,东瓯市本地的号,更是优先中的优先。

只能说,西西同学的这个“乖孩子体质”,真的不适合做坏事……

季仙西自然不晓得这个名单的背后,还有那么多简直就是为他量身定做的坑在等着他。他现在只是恐慌,慌得浑身发抖,同时开始憎恨那些在网上带节奏的傻逼。

6月23号那天晚上,江森的律师函发出来的那个晚上,他原本想道歉,但是网上的有傻逼说律师函没有法律效应,并且还联合起来嘲笑那些第一批道歉出来的人,所以他犹豫了,他退缩了。甚至在随后三个星期时间里,在形势看起来对江森越发不利的情况下,他还跟着那些傻逼的节奏,一起嘲笑过那些道歉的人。

再然后,是前天晚上,江森的第二封律所公告发出后,他虽然害怕了片刻,但依然抱有侥幸。因为当时全网都在嘲讽江森黔驴技穷,个别道过歉的傻逼还跑出来,不要脸地现身说法,说道歉毫无意义,留下的人必须战斗打底,不把江森弄死,不给本该拿第一的那个考生一个公道,这事儿就不算完!于是他被这些战士们的精神所鼓舞,又一次犹豫了。

再接着,就是现在……

事到如今,他倒是真的不敢再犹豫了。

那个声明底下,三个红晃晃的公章,看得他简直腿肚子都哆嗦。

但特么问题在于……他那几个小号的登录帐号和密码,都是他当时随便填写的!时间过了那么久,他压根儿早特么就想不起来了啊!

呼,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