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江雅的质问,江云歌并没有生气。她淡笑着看着江雅,示意她坐下说。

“你这是在替江媛在质问我吗?我以为,你们姐妹已经决裂了。”

“我们是一起长大的,我不可能看着她受苦,什么都不做。就算你要报仇,为什么不给她一个痛快,却要用这么残忍的方式去折磨她?”

江云歌毫不在意的笑了:“你才知道,我心狠手辣吗?我从来都不是个善良的人,可别问为什么我会这样。现在的我,不都是你母亲一手培养出来的吗?没有她当年做的那一切,就不会有现在的江云歌。”

江雅哑然,对当年的事,她知道一些。可是,看到江媛的脸变成那样,江雅心软了,她做不到不管不顾。

“可是你怎么能用毒?这么卑劣的手段,你真的对得起自己的初心?”

道德绑架?可惜了,江云歌最不吃的就是这一套。

“你说的这些话,我真的一点都不在意。还有,谁告诉你,医者就不能用毒了?一个厉害的医者,更是一个高明的用毒者。另外,还有一句话,你不可能没听过的。是药三分毒,你不知道吗?相克的食物一起吃尚且能要了一个人的性命,更何况是别的东西。江雅,是你把这个世界看得太简单了。我可不是圣母!”

江雅好像真的想错了,她以为,江云歌的心应该是善良的,可她现在却用这种非人的手段来折磨江媛,这已经超出了她的想象。

“你要怎么样,才肯出手治好我姐姐?如果是需要道歉,我可以说服我母亲,我们一起来给你赔罪道歉,只要你肯让我姐姐恢复容貌。”

江云歌轻笑出声,脸上甜美的笑容和她所作所为完全不符合,江雅都有些看不明白了,究竟哪一个,才是真正的江云歌。

“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你不是想知道吗?那我现在告诉你,不可能。不管她们做什么,我都不会原谅她们的。如果你非要一个答案,那我告诉你。你们如果能把我母亲救活,我就让江媛的脸,恢复如初。”

她的确有法子让江媛恢复到原来的样子,甚至比以前更美。可是,这种蛇蝎女人,根本不配得到美丽。她现在做的,不过是让江媛的脸配得上心里的恶毒。她不觉得,自己做错了。

江雅暗自攥着拳头,看着江云歌,那种复杂的感觉无法用言语来表达。

“你就不怕,我将你所做的这一切,告诉君衍?”她拿出手机:“我已经把刚才的对话全都录下来了,你想听听看吗?里面都是你恶毒的话!君衍应该不知道你是这个样子的吧!只要你治好我姐姐,我立即把录音删掉,否则,我就把录音发给君衍,还有君家的长辈。你好不容易才在君家站稳脚跟,应该不想因为这么一件事,毁掉之前所有努力的。”

江雅是没有办法了,才铤而走险。她也知道,自己这么做会有多危险,可是,姐姐毕竟是和她一起长大的,虽然,她也对姐姐的所作所为很失望,可血脉之亲的关系,让她无法坐视不理。

既然姐姐不肯去做,那她来想办法。只要能让姐姐好起来,自己牺牲一点,无所谓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