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组很多人都回家过年了,至少春节假期过完才能全部回来,连郝姐和助理都带家人在外旅游。

郝姐在群发了一张海滩照:“在度假,无心工作。”

助理不敢这么直接,只敷衍道:“好的,我跟剧组尽量协调安排哈。”

就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小公主竟然主动要求工作。

郝姐心想,人家是不想在京陪家人,所以宁愿早点回去工作。

陆垚垚放下手机,又把顾阮东的那件外套铺在床上,躺在上面翻滚,外套上有很淡的香味,独属于顾阮东的味道,整个人就像被他包裹着一样,心里直冒泡。

想起白天的种种,脸又发烫了,埋在他的衣服里面傻笑,她觉得自己要完蛋了,现在整一个花痴,还是丢了魂的花痴,才刚分开没多久,满脑子都是他。

大概是因为枕着他衣服睡的缘故,这一个晚上,她都在做一些旖旎的、不可言说的梦,把白天没有继续的事情,在梦里来了一遍,疯魔了一样。

所以第二天早上,当卓家和陆家等人吃完早餐,准备离开山庄时,她才不得不起床,眼底竟然有淡淡的黑眼圈。

好在此时没人管她,卓禹安一家四口是大家关注的重点,都在纷纷给他们送祝福然后道别。

她看了一眼旁边的陆阔,破天荒的,也是精神萎靡的状态,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大概是昨天喝多了,没睡好。

旁边的阮阮一如既往安安静静站着,但是也

有一些失神,所以没怎么跟她沟通。

几家人站在一起,长辈们个个神采奕奕精神抖擞,她们这些晚辈,除了卓禹安和听澜神清气爽以外,剩下的几个都是精神不济。

好在今天都带了司机,不用自己开车。

临出发前,陆垚垚挽住阮阮的手:“春节跟我回家吧。”

阮阮好多年不在国内过春节,不可能去自己妈妈家过,更不可能去顾家过,所以计划参加完婚礼就回学校的,她本身对过春节这种全家团聚的日子也没什么想法,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习以为常了。

所以婉拒:“我订的中午的机票回学校。”

“一个人在学校多孤单,你就跟我回家过年,我爷爷也很喜欢你的。”陆垚垚从小没什么朋友,能说上话的就阮阮一个人,加上阮阮性格不温不火的,从小就很乖巧,所以她爷爷爱屋及乌,对阮阮印象一直不错。虽然顾家后来犯了事,不在一个圈子里,但这跟阮阮也没什么关系。

陆垚垚自己热情邀请完,然后又朝陆阔喊:“哥,你说句话啊。”

陆阔一直精神不济的样子站在一旁,等长辈们道别,忽然听到陆垚垚喊他,他才回神一样,看了一眼阮阮:“一起回家过年吧。”

你也听不出他是礼貌客套,还是真心邀请,总之跟诚意是搭不上边的。

陆垚垚看自己哥,各种不顺眼,本想说他这是什么态度?

但是旁边的阮阮,刚才还拒绝她的

热情邀请,结果一听陆阔这么说,她竟然淡淡回了一个:“哦。”

然后就站到陆阔的身边,答应回陆家过年了。

陆阔难得有一丝不自然,跟卓禹安夫妇打了声招呼之后,就径直在前边带路往外走。

陆垚垚又不傻,朝两人看了一眼,昨天,陆阔作为伴郎喝了不少酒,阮阮也喝了一点,然后阮阮去照顾他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