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会向家人寻求庇护!”

“我想变得更强!”

“只有这样,我才能保护你和我想保护的人和事!”

风挣脱了文君,和石佳沐的手,毅然向前走去。

“公子兰,请置评。”风文君轻笑道

公子兰轻轻一笑,从储物袋中拿出一把巨大的刷子。刷子有三米多高,滴着墨水.

“求你了!”兰公子笑道.

风文君握着折扇在握手。

就在这时,兰公子身体一动,挥舞着手中的刷子,冲着空中一划,天地猛然震动,一股强大的力量从天而降,击中了风文君头顶。

文君,小心点!”石佳沐此刻忍不住喊道。

风文君浑身一扭,手里的折扇猛然打开,大手一挥,滔天的风暴冲上了云霄,兰公子这一笔的破口!

“果然有点本事!那样的话,我不会离开我的手!”

两个井在一个方向或另一个方向!

公子兰举手一挥。他手里的大刷子搅动了天上和地上的云。四股强大的力量分散开来,像风一样笼罩着文君,周围被困在里面的文君!

与此同时,恰尔德兰继续挥舞着他的画笔:“四支笔成一张嘴!”

吊杆——

天空剧烈地摇晃着,无尽的力量聚集在一起,就像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一个巨大的恶魔的嘴一样,狠狠地咬住了风文君!

风文君的脸色大变。有了这种集中的力量,风文君直接向后飞去!

“文君!”石佳沐脸上流露出愤怒和担心,她看着兰公子,一股杀意流了出来。

“贾母,别过来……”风文君从地上爬起来,拿着折扇,擦了擦嘴角的血,自嘲地笑了笑:“以前,他在家里的时候,长老对我说……”

我有非凡的修炼天赋,应该专心修炼!

“但我不这么认为。和我哥哥相比,我更喜欢沉迷于这个世界的风景和书籍!”

“我觉得有了哥哥和家人的保护,我也能过得轻松自在!”

“但仅仅在六个月前,我才意识到自己是多么的错误!”

“由莫白河等人追杀,我只好带你回凤歌域,逃回风家……”

“太乱了……”“甚至,面对莫,白河等人的强势,我甚至躲在你身后……”

风文君站了起来,看着石佳沐,笑着说道。

萨菲罗斯站在一旁,听着风吹文君攻击石佳沐!

“贾母,对不起,我以前没有很好地保护你!”

“哥哥,对不起,我以前不该违抗你!”

“爸爸,妈妈,家里的长辈,对不起,我以前太任性了!”

风文君从地上站了起来,他脸上温暖的笑容充满了收敛,一种冰冷的颜色浮现在他的脸上。

萨菲罗斯以前从未见过文君这样。

在的记忆中,永远是冯这样一个笑容满面的文人公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