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分类
产品中心 你的位置:东升盛世(北京)国际投资咨询有限公司 > 产品中心 > 互联网大厂员工带宠物上班之后
互联网大厂员工带宠物上班之后

发布日期:2022-07-17 22:59    点击次数:190


  上海,午后,B站办公室里,一只黑猫猛扑向落在排风管道上的宠物鹦鹉。鹦鹉吓得四处乱飞,黑猫紧追不舍。几位员工赶忙架梯子爬上去逮猫,这边拦那边堵,场面混乱不堪。排风管道随着黑猫的跑跳上下晃动,灰尘簌簌往下掉,正在吃饭的同事一低头,发现饭菜上已铺了一层薄灰。

  目睹这一幕的阳阳想到了自己的猫。她养的是布偶,还没带猫上班前,她也曾担心过它会在公司惹祸,毕竟它在家时,咬坏过的东西包括但不限于手机数据线、监控电线、插线板线。虽然没酿成过大祸,阳阳还是后怕。

  同事知道这事儿后,向阳阳支招:在电线、插头和键盘上涂点芥末。从那之后,猫别说咬了,看见缠绕的线路都要绕道走。这样,阳阳带猫上班的顾虑方才得到消除。

  近些年,互联网公司员工带宠物上班逐渐成为一种风潮。据艾媒咨询调查显示,2021年,69%的中国消费者曾经养过或正在饲养宠物,10.8%消费者正计划养宠。然而,大厂员工经常加班,每天和宠物待在一起的时间很短,难免出现照料不周的情况。允许带宠上班,让不少养宠物的大厂人解了后顾之忧。

  不过,不是所有大厂员工都喜欢宠物。在小红书工作的Carrie上中学时曾被狗吓过,之后每每遇到狗都要躲得远远的,但在公司,可供躲避的空间不多。

  一次,同事牵着狗遇到Carrie,见她害怕,想要逗逗她,对边牧说:“你去追她。” Carrie几乎本能地躲到最近的一个会议室,把门反锁。透过会议室的透明玻璃,Carrie对同事呼救:“你能不能带它走,我真的很害怕。”同事这才意识到她没开玩笑,连忙把狗带走。

  同样的,当“带宠上班”的闸门放开后,一个个问题不可避免地向管理者和打工人涌来。比如公司允许带宠物的边界:如果猫狗可以携带,那一些异宠,类似蜥蜴、蛇、变色龙是否可以?再比如对其他不带宠物员工的保障:假使有人对猫毛过敏、怕猫,该如何定责、解决?

  在职场APP脉脉上,就有用户表示,自从公司允许带宠上班,他同事在工位桌子的玻璃缸里养了一只拳头大小的长毛蜘蛛,他被吓得不敢再去找对方对接工作。

  目前,国内允许带宠物上班的公司屈指可数,相关的管理制度尚不健全。也正因为边界模糊,当猫、狗、兔子、蜥蜴等宠物和人共处一个空间内,陪伴、管理、人与工作之间的关系,这些因素相互碰撞,一系列的新故事也就由此展开了。

  A

  “上班离家一天,挂念家里独守空房的宝贝?不用担心,xx提倡携宠上班,全天被毛茸茸治愈。”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一些互联网公司的招聘启事的福利栏上多了这么一条。

  对养宠物的年轻人来说,这项福利够实在,阳阳甚至因此从银行跳槽到B站。

  6年前,阳阳还在银行上班,彼时她刚养了一只猫,才几个月大,独自在家连吃饭都是个问题。阳阳只得牺牲每天中午的吃饭时间,骑着电动车回7公里外的家喂猫,来回耗费近一小时。解决了猫的吃饭问题后,阳阳再回公司草草地把饭扒完。这样持续了三四个月,等小猫学会使用自动喂食器,阳阳的奔波方才终止。

  阳阳不觉得多花得这一小时算什么,因为在这之前,她经历过一次更难以忍受的事情。因为上班照顾不了病危的狗,她只能听从医生建议,把奄奄一息的狗送去安乐死。

  后来,阳阳听朋友说B站可以带宠物,第二天就准备了简历,决定从银行系统跳出来。对于白天时间基本都献给公司的打工人来说,她能不再频频盯着手机里的监控,也是一种解脱,即使这次跳槽让她的薪资少了一些。

  在小红书工作的Carrie参与了带宠上班这个福利从无到有的过程。2014年,Carrie刚加入小红书时,公司才成立1年左右,员工也只有十来人。那时,CEO养了狗,偶尔会带来公司。每逢CEO带狗上班,“大家都有点癫狂,看到狗就不让走,跟它拍照、跟它玩。”

  CEO怕狗影响同事工作,通常会把狗关在会议室里。会议室的玻璃是透明的,狗扒在玻璃上往外看,偶尔同事经过,都会蹲下来隔着玻璃逗逗它。过了段时间,CEO带狗的频率从几个月降到半年一次。Carrie猜测,调整可能是领导觉得带狗上班会分散员工的一部分注意力。

  对于一些没有养宠物的人来说,带宠上班可能也是一项福利。B站的张梦去年刚毕业,一个人从江西到上海,从事HR工作。刚进公司没多久,她就赶上了每年最忙的秋招季,平时晚八点就能下班,那段时期都要十点半,基本是赶着地铁末班车回家。

  有时,张梦会撸一撸同事带去的猫,在众多宠物里,有两只猫长期寄养在公司, 休闲女装那成了张梦在陌生城市的某种慰藉。她因为刚毕业积蓄不够,而且租房规定不让养宠,就没养猫。但养猫一直被她放在梦想的那一栏,甚至比找男朋友还要重要,因为“猫不会背叛人”。

  “等之后情况更好一些,我一定会养猫的,还会带到公司。”连猫的样子她都想象好了,品种不重要,但要是纯白的、胖胖的。

  B

  带宠上班不只有温情的一面,随着新宠物的空间腾挪,各种新问题也随之出现。

  首先是去公司的路上,光是交通工具就够让人头疼。地铁、公交等公共交通不允许带猫狗上去,打车则要看运气。小红书的李子团养的是哈士奇,每逢春夏掉毛非常严重,很多司机一看,就说狗不能上车。

  在网约车大战时期,各家公司为了争夺用户还会允许他带狗上车,后来滴滴一家独大,他被拒载的次数显著上升:“基本上打车10次,可能被拒载9次。”光是临时打车这个环节,一次等半小时到一小时都再正常不过。有时实在打不上车,李子团只得迟到。

图|李子团的哈士奇图|李子团的哈士奇

  迟到次数多了,李子团开始提前一天预约车,征求师傅同意,情况改善了不少。后来,李子团自己也买了车,这个问题才彻底解决。

  到了公司后,铲屎又是个问题。李子团的狗在家会定点排便,但在公司这种不熟悉的环境里,它经常在公共区域尿尿,像是标记自己的领地。

  早晚间,茶杯头都得带狗出去溜一圈,解决排便的问题。他随身带着一套工具,跟在狗后头清理。这点上,B站、小红书等互联网公司有个不成文的规定:铲屎都由宠物主人自己负责,很多人因此提前训练过宠物。

  关于乱跑,据李子团透露,狗通常会拴在工位桌腿上,其他小型宠物则可能放养。B站的桃桃养的是巨型安哥拉兔,第二次带去公司时,她见兔子表现还挺老实,就松开了牵绳,没想到一眨眼就跑丢了。对于这种情况,桃桃支招:要么就拴绳,要么就顺应兔子爱安静的习性,少带它到环境嘈杂的办公区。

图|桃桃的巨型安哥拉兔图|桃桃的巨型安哥拉兔

  宠物之间的打架也是个绕不过的问题。桃桃的兔子一碰到同类就炸毛。有天,它碰到一只安哥拉兔,见面就咬掉了人家屁股上的一撮毛,紧接着双方扭打在一起。李子团的哈士奇也对同物种的狗分外敏感,经常互相骑对方,谁也不服谁。偶尔打得太凶,李子团必须出面将他们拉开,而更多时候,都是任由它们宠物自己打交道。

  3月11日这天,南方天气回暖,Carrie特地步行200多米回家,把怕冷的蜥蜴带了出来—这是她第一次带宠上班。因为对猫毛过敏,同时怕狗,Carrie一直没养过宠物。一次契机,Carrie发现了蜥蜴这种异宠没有皮毛,不用多费心思,就养了一只。

  Carrie预想过同事的反应,果不其然,在她把蜥蜴带去工位之后,引来了很多同事的惊呼。有女同事看清了她肩上拴着绳子的蜥蜴后“啊”了一声,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再观察了会儿后,女同事也凑上来,对一动不动的蜥蜴感到好奇。

  Carrie理解那种本能的害怕,就像她看见狗会条件反射地避开一样。所以她想着,如果之后还要带蜥蜴,就把它装在盒子里,别让害怕的人看见。

图|Carrie的蜥蜴图|Carrie的蜥蜴

  在一系列问题里,过敏是最严重的,毕竟对身体的影响没法像心理障碍那样被克服。阳阳就曾对猫毛过敏,那时有同事带了新猫去公司。约莫半小时不到,阳阳一边的腿就肿了起来,发痒、起水泡、开始低烧。

  她还纳闷自己没撞到过膝盖,怎么肿了?到医院一看,医生说可能是有些宠物没做过驱虫,她过敏了。那次过敏,阳阳过了半个月才恢复完全。并且,不仅是阳阳,那一次同办公室的三四位同事都过敏了。公司知道后,对办公区域进行了消杀,解决了这个问题。

  更严重的情况也有,阳阳听过有同事过敏后,眼珠子上会起水泡。所以有人干脆自购护目镜,避免跟过敏原接触。

  C

  有趣的是,无论B站还是小红书,内部人员都已记不起带宠文化是何时形成的。有的B站员工回忆,带宠福利最早是2013年或者2014年开始的,也有人说是2015年或者2016年。据传,最早是有员工救助过流浪猫,养在公司,慢慢形成了带宠文化。小红书则相对较晚,是2019年开始推行的,但个中故事,没人能说出个所以然。最右的HR也只是知道公司可以带宠,并在社交网络上加以介绍,至于这个规定的来历,她也不清楚。

  这方面,决定公司是否允许带宠物的因素通常是领导的意志。据《商业人物》报道,2000年,百度在北大资源宾馆内起步,彼时,李彦宏立下两个规矩:不准抽烟和不准带宠物。据悉,李彦宏对猫过敏。另据澎湃新闻报道,一位员工因为特殊情况,带猫去了一次公司,结果被上级批评不务正业,还得交一份检讨。

  事实上,带宠上班在国外已经盛行多年,科技公司如谷歌、亚马逊都提倡带宠上班。据优办《办公室宠物报告》,38%的上班族认为带宠物上班能缓解一定的工作压力,36%的员工认为这能给宠物更多陪伴,还有15%左右的员工认为这可以增加同事之间的交流。

  亚马逊的程序员思璇告诉字母榜,她所在的小组有12人,其中养狗的就有5、6个。因为带狗上班,她的狗狗Roro还因此找到了男朋友,谈了一场宠物的办公室恋情。

  此外,亚马逊还给员工的宠物狗们准备了不限量的零食,打造了两个面积颇大的狗公园。对比亚马逊员工连食堂都没有的待遇,其对宠物的态度不言自明。亚马逊管理者Lara曾表示:“带狗上班,既能提高工作效率,又能提升员工的幸福感,我们为什么不允许呢?”

  带宠上班这项福利可以追溯到1999年,美国宠物照护协会将每年6月的最后一个周五定为“带狗上班日(Take Your Dog to Work)”,鼓励企业允许员工将宠物带到公司一起办公。网上有段子解释,带狗上班日选择周五,是因为这天工作量比较大,会狗die,所以需要宠物治愈。

  同样是千禧年前后,亚马逊成立不久,有对员工夫妇因为担心狗在家孤单,经管理层同意后,被允许带狗到公司。这才有了之后宽容的带狗上班文化。慢慢地,在谷歌、暴雪等其他公司的践行下,带宠上班变成了一项大公司的福利,被更广泛地推行,吸引着年轻一代的打工人。

  思璇从2017年硕士毕业就留在亚马逊工作,她对亚马逊提供的这项福利颇为受用。她经常带着狗去前台领取免费狗饼干,狗因此“被拴住了胃”,怎么都不愿回家;狗狗拉屎撒尿,有专人负责清理,她自己也可以自己去狗公园领取免费的捡屎袋;狗吃饱喝足后,她可以带着狗到附近的狗公园遛弯;狗生病,她们可以不请假,跟上级打个招呼就去。。。。。。

  但即使在狗文化浓厚的亚马逊,养狗也是需要谨慎的。亚马逊有很多怕狗的印度员工,思璇分析,这种恐惧可能是因为印度街头有许多流浪狗会咬人。所以带狗之前要提前询问。如果已经带狗了,就尽可能不让狗在他们面前出现。

  如果狗影响到了别的同事,可能会面临惩罚。思璇记得,曾经有只狗突然在办公室大叫,很快就被一个同事投诉到HR那,处理的结果是,那位同事被剥夺了带狗上班的权利。思璇后来再也没见过那只狗。

  美国公司Salesforce允许员工提前预定宠物狗的房间,里面配备了狗床,水碗,清洁材料,笼子和隔音墙,避免打扰到其他员工。

  相较之下,国内的对类似情况的处理方式相对粗糙。在某公司,有人因为同层办公区有领导对猫过敏,被通知不能再带猫来公司,她也因此不得不把安置在公司的猫笼卖出。针对此事,没人能给出如此处理的依据。

  不过,该公司有个大群,老板都在群里,每当有员工被咬,就会在群里@宠物主,宠物主会带其去看病。老板在群里虽然通常不会出面,由员工自行处理,但也能起到一定的监督作用。

  方子路律师告诉字母榜,公司允许员工带宠产生纠纷后,最重要的是分清事发时,宠物处于谁的管控之下,这时可分为3种情况:

  1。 公司提供宠物保管服务,这时候宠物给其他员工或公司自身财产造成损失,最终承担责任的主体应该是公司;

  2。 公司因为工作需要,要求员工带自己的宠物来上班,但是宠物还是处于员工管理之下,这时候如果给其他员工或公司财产造成损失,出面赔偿的应该是公司,但是公司赔偿之后还可以根据过错程度向带宠物的员工进行追偿;

  3。 员工自己携带自己管理,这时候如果造成其他员工或公司财产损失,那么这时候最终的责任承担主体应该还是这名员工。

  据美国宠物商品制造协会的数据,22%的美国雇主同意员工将宠物带进办公室,在中国,这个数据相对模糊,究其根本,还是因为许多公司尚未制定出成体系的办公室带宠制度。小红书带哈士奇上班的李子团也表示,目前公司的带宠上班福利还是处在野蛮生长的阶段,很多问题还需要员工和公司努力,慢慢摸索。

  一位员工告诉字母榜,公司里的猫会帮她打字发消息,有时她会拍下来告诉领导,“这是猫干的”。通常,领导都表示理解,并把这作为调节办公室气氛的笑谈。至于宠物吼叫影响到同事工作,公司会如何处理,她还没想过这个问题。

  (本文中,张梦、阳阳、思璇、李子团为化名)

责任编辑:祝加贝



Powered by 东升盛世(北京)国际投资咨询有限公司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