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分类
产品中心 你的位置:东升盛世(北京)国际投资咨询有限公司 > 产品中心 > 全网催更的黑马剧,国剧基本不会拍的题材,全被韩国拍完了
全网催更的黑马剧,国剧基本不会拍的题材,全被韩国拍完了

发布日期:2022-07-17 23:27    点击次数:186


今天开聊之前,我们先做一个看图猜剧。

第一个:

蓝色大海中,一条鲸鱼飞跃而出。

第二个:

写字楼外,鲸鱼在轻快地畅游;

来,猜猜这是一部什么剧?

A、环保剧

B、科幻剧

C、爱情剧

D、职场剧

答案是。

职场剧,而且是一部正儿八经的律政剧。

律政剧为什么会出现鲸鱼?

并非编剧脑洞大,而是这部剧的女主禹英雨律师不是普通人,而是一个自闭症患者。

鲸鱼,其实是女主头脑中的意象。

鲸鱼跃出水面,代表女主灵光乍现。

鲸鱼在水中缓缓沉入水底,表示女主的心情跌落谷底。

剧组烧钱做鲸鱼特效,就是为了以形象的方式,展现自闭症患者强大又脆弱、自由又孤独的内心世界。

不可谓不细腻。

也难怪这部《非常律师禹英禑》一播出,就成了今年下半年的韩剧黑马,分数高达9.3。

以特殊群体为主角的影视剧,其实不少。

但和以往不同的是,《非常律师》很轻盈,拍得既浪漫又治愈。

更难得的,是它的核心立意。

我们的国产剧还在为强权立传时,韩剧已经在关注弱势群体的路上越走越远。

在大家的印象里,自闭症患者大多如《海洋天堂》里的大福一样。

缺乏生活自理能力、社交能力,有情感和语言交流障碍,无法融入正常社会。

电影《海洋天堂》

而《非常律师》的女主禹英禑,和大福不一样。

虽然也是自闭症患者,却是韩国首位自闭症律师。

首尔大学法学院第一名毕业,律师考试拿到1500分以上的成绩,是这一群体中少见的高智商学霸。

拥有记忆力超群,过目不忘的天才本领,能把法律条文背得滚瓜烂熟。

即便如此优秀,她还是人群中“异常”的那一个。

不懂表达情绪。

收到爸爸的礼物,需要对照脸谱才知道如何做表情。

以奇怪的方式自我介绍。

不自觉地模仿别人说话。

不管脑子多好使,律师始终是一份需要极强的语言表达能力,良好的社交能力以及论辩技巧的职业。

女主的每一项病症,却是胜任这份工作的障碍。

因此,如何突破障碍,在职场上游刃有余地生存,是女主需要克服的难题,也是一个特殊群体如何融入正常群体的过程。

有意思的是,这部剧拍出了女主的“异常”,却没有把这“异常”妖魔化,而是刻画得可爱、俏皮。

入职第一天。

别人在上班路上都是严肃紧张的,而禹英禑则蹦跶着,像在人海里翻腾的企鹅宝宝,姿势很欢快。

由于大脑皮层发育问题,自闭症患者通常会有肢体不协调、方向感不好、走路蹒跚等特征。

所以,她被公司楼下的旋转门难住了。

踟蹰了半天,她终于朝前迈出步,很快又被玻璃门撞了回去。

乘坐地铁时,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让她坐立难安、局促不已。

她脑中便想象出一条鲸鱼在窗外飞驰着,陪伴着她,顿时有了安全感。

不仅女主可爱,她所遇见的,也多是身边人给予的善意。

当她被旋转门劝退的时候,男主李俊浩出现了。

在她身后护住她,免受玻璃的磕碰,并带领她走出了旋转门。

后来,再次过这道旋转门,两人就有了默契。

为了消除女主的恐惧,男主带着她口中念着“一二三”,做好准备动作,一起跃进旋转门,像在跳华尔滋。

上司和同组的同事,对她也非常包容。

当女主第一次上庭,紧张到无法回答法官的提问时,是上司主动替她解围。

同组女同事崔英妍是她的同学,嘴上虽然气不过女主每次都拿第一,但看到她连一道旋转门都过不去时,还是忍不住出手相助。

在女主受窘时,身边人没有嘲笑,没有讥讽,没有任何异样的眼光,而是从一开始,就对特殊人士发自内心的尊重,以及适时施予援手的善良真挚。

就连女主的特殊爱好,都能成为工作中的助力。

自闭症人士常常有某些特殊的爱好,兴趣呈现出狭窄、局限的特征。

鲸鱼便是禹英禑的爱好。

她房间里摆满了鲸鱼玩偶、模型,墙壁上贴着鲸鱼壁纸,连时钟上都安置着小小的鲸鱼。

在剧中,鲸鱼也成为她链接外界的中介,启发她转换思维的灵感所在。

在第一集,妻子用熨斗攻击丈夫头部,致其重伤案中。

熨斗的形状看起来像抹香鲸,这一想象,启发了女主的思考。

由于熨斗这个可怕的物件,看起来像抹香鲸一样强大, 天津才易天下网络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让主治医生以为丈夫因脑出血而死亡,跟熨斗有关,却忽视了抹香鲸不一定有害这个事实。

也就是说,丈夫的脑出血,不一定是熨斗的攻击所致,可能另有诱因。

-“我因为头痛得像要炸开,躺在沙发上休息,快递突然来了“

-所以他在被熨斗攻击之前,就有头痛的状况了

-说不定,他的脑出血并不是熨斗造成的

女主可爱,周围的人都对她非常友好,能力还得到所有人的认可。

这确实是一个很温馨的拍法。

但这样拍,是否就意味着失实、且美化了自闭症,遮蔽了这一群体的苦难?

不是的。

诚然,大多数自闭症患者不会像女主这样智商超群,更多的是智力低于常人,甚至生活不能自理的患者,更别说正常就业了。

就像《海洋天堂》里的大福,是个“低能儿”。

父亲去世前努力教会儿子生存技能,处处奔波为他寻找保障机构,却处处碰壁,社会好像抛弃了像大福这样的人。

电影《海洋天堂》

电影呈现他们的难与被抛弃,是一种关怀。

而《非常律师》塑造这样一个可爱律师,使大众对她产生好感、共情与关怀,消除对这一特殊群体的偏见和负面标签,同样也是一种关怀。

它的关怀体现在。

并没有将自闭症“他者化”,没有把禹英禑拍成一个区别于正常人的异类,而是在探索特殊群体与正常群体的融合、理解与包容。

无视异常,才是对他们最大的尊重。

不过,禹英禑遇到的善意虽多,却也没有掩盖她所遭遇的不公。

禹英禑的简历有两页。

第一页是她优秀的履历;

第二页是一项特殊说明,表明该求职者患有自闭症谱系障碍。

毕业院校全国第一,专业成绩院系第一,法学专业完全对口,应该是所有律所首抢的人才。

但是,就因为这第二页,毕业后,她在家足足待业半年,没有律所肯请她。

进入汪洋,也是有赖律所老板的特殊照顾。

正如上司跟老板那番对话。

-请问你看过她履历表第二张的内容吗,她说上面载明她患有自闭症

-那你是不是只在意第二张,而忽略了她第一张的内容呢

99%的单位都因第二页内容,否定了她的全部,连考察一下她能力的机会都不给。

当初在学校,她就是人人欺负的对象,各种恶作剧过后,同学们扔下轻飘飘的一句“抱歉”就完事。

就算成为一个合格的律师,对她的歧视,对“自闭症患者”的偏见,仍然无处不在。

明明和男主一起去工作,却被认为是公益活动中被志愿者照顾的残疾人。

在法庭上,“自闭症”也能成为检察官反击的把柄,出言羞辱。

即使像女主这样优秀的自闭症患者,在对弱势群体根深蒂固的歧视,以及优胜劣汰的法则面前,依然不堪一击。

这不仅是女主个人的困境,更是“自闭症”患者群体的共同困境。

女主所患的是阿斯伯格综合症,此类病症没有明显的语言和智能障碍。

虽然沟通能力差,但语言发育正常、表达流畅。

相比之下,在自闭症小儿子“打死”醉酒大儿子一案中,智商还停留在孩童时期的自闭症患者廷勋,更为不幸。

委托人夫妇,第一次见到禹英禑时,心里就已经五味杂陈。

你和廷勋都一样患有自闭症

可你们却有天壤之别

我们不禁会拿来比较

我们都听说过有些患自闭症的人会很聪明

但亲眼见到后

我们的心情有点难以言喻

大部分的自闭症人士都像廷勋这样

虽然希望他们能越来越好

但需要的时间实在太长了

案件中的夫妇回家时,恰好看到小儿子在殴打大儿子,大喊着“找死!不可以!”

最后,大儿子因胸部损伤,肋骨22处骨折,导致胸腔内出血而死。

廷勋虽然21岁,却基本没有语言能力。

一旦问他那晚发生了什么,他便情绪激动,一次次重复“找死!不可以!”

这句话听起来像在说哥哥在找死,加深了小儿子“杀人犯“的印象。

实际上,哥哥上吊自杀,小儿子在救哥哥,他喊叫的“找死,不可以”,是在说“哥哥,不可以死”。

哥哥生前在日记里写。

“一个连死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傻瓜,却深怕我会死掉,这件事竟能成为我的安慰。”

可不明真相之前,网络的讨论却充分暴露出人们对残疾人士深埋于心的歧视和偏见。

媒体渲染哥哥的成绩,2018年高考满分的学霸,首尔大学医学院的精英,表达对痛失英才的惋惜。

网民言语恶毒。

“医学生死了,留下自闭儿,这根本是国家级损失吧”

“就算有自闭症也什么都懂,送他进监狱吧”

“我有自闭症邻居,跟那个人一起搭电梯其实有点可怕“

”所以才说应该把他们隔离“

自闭症患者们从未做错什么,却在人们的眼光中,被异化为“非人“,在跟一个健康人的抉择中,成为被舍弃的那一个。

就如剧中禹英禑讲述的那段历史。

最早的自闭症研究者之一汉斯阿斯伯格,曾作为纳粹的帮手,负责区分孩子们值不值得活下来。

对纳粹而言,不值得活下来的人都是诸如残障人士、绝症患者,以及包括自闭症在内的精神病患者。

放在80年前,禹英禑和小儿子在纳粹优胜劣汰的种族政策下,都是被裁定为不配活着的人。

正如“阳性康复者”在就业中无缘无故遭歧视一样,自闭症也成了禹英禑和小儿子的原罪。

他们没有做错任何事,没有影响到任何人,甚至可能拥有比常人更优秀的素质,却在面临选择时,成为率先被抛弃的那一个。

仅仅因为在强权逻辑下,他们是弱者。

而现实中,这样的弱者不在少数。

不止自闭症,身心残障人士、特立独行者,以及在所有整齐划一的队伍里行动不一致的人,都曾被看作异类和弱者,从而被排挤和倾轧。

比如余秀华,脑瘫成了她的“原罪”。

在一些人眼里,余秀华纵然满腹才华,也配不上“家暴”的杨槠策。

原因很简单,她丑她残疾她还口无遮拦。

比如,蔡依林《玫瑰少年》的原型叶永志。

因为所谓女子气被欺凌,成了成全施暴者男子气概,消除他们内心恐惧的“替罪羊”。

而这些施暴者,歧视各种少数群体、边缘人,不过是想标榜自己“正常”。

通过剿灭他者来显示自信,其实是一种深刻的自卑。

专门挑选弱势者来攻击,归根结底是一种恃强凌弱。

《非常律师》不仅拍出了这些施暴者骨子里的自卑。

更难得的是,它没将“弱者”放在低处,而是赋予这一群体更高更广的视野。

身为弱者,保护弱者。

女主以弱者自身的力量,关怀弱势群体。

这样的视角,在同类剧里异常稀缺。

这部剧的前六集,有五集的内容,禹英禑都在为一类人辩护。

家庭里的弱势方、特殊群体、边缘人等组成的弱者。

在第一个案子里。

妻子长期生活在丈夫的辱骂和语言暴力之中,丈夫经常怀疑其出轨,侮辱其为妓女。

一次,妻子在丈夫再一次的谩骂与侮辱中,情绪激动,用熨斗砸伤了丈夫。

检方以杀人未遂罪起诉妻子。

这桩案子,证据确凿,谁也没有心力去了解背后的家庭矛盾、妻子有没有预谋杀人,以及熨斗是否为凶器等情况。

是禹英禑,本着帮助委托人的本分,细究真相,为妻子脱了罪。

最终,被告的杀人罪获判无罪,伤害罪获得缓刑。

她虽是弱势的一方,却尽己所能,保护那些长期遭受家庭暴力的妻子们。

《非常律师》几乎每一集都把同情心给予那些在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下,被欺侮和排挤的弱者。

第二集婚纱滑落事件中,被父亲当作财产出嫁的女儿,最终以叛逆之姿,走向了同性爱人,试图挣脱父权枷锁。

第四集遗产争夺案,善良老实的弟弟,在禹英禑的帮助下,从哥哥们手中获得了他应得的财产。

谁说善良老实的人就要吃亏?

第五集知识产权案中,一个有地位的企业老板,在不正当竞争中,被大鱼吃干抹净。

每个案子看似是散的,实则有关联。

在这场大鱼吃小鱼的游戏中,谁都无法幸免。

不论残疾还是健康,不论你是妻子、女儿,还是弟弟、老板,不论性别、不论年岁,都会被一同碾压。

强权逻辑、社达主义,让人变得冷酷、残暴。

在这样的视域下,每个人都是某种程度上的弱者。

当意识到这一点,才能警惕我们对强弱、普通或异常的区分中隐藏的暴力。

也因此,关照弱者,并非是一种怜悯或施与,而是寄托了我们终有一天不再受强权凝视的期待。

借用电影《证人》里的一句话。

“所有人都是不一样的,不普通不正常,并不代表就低人一等。”

尊重而非贬低,平视而非傲慢。

不仅是对他者的尊重,更是对自己最大的尊重。



Powered by 东升盛世(北京)国际投资咨询有限公司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