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分类
产品中心 你的位置:东升盛世(北京)国际投资咨询有限公司 > 产品中心 > 拜登刚走,俄伊土领导人会聚中东
拜登刚走,俄伊土领导人会聚中东

发布日期:2022-07-19 23:27    点击次数:100


  俄罗斯总统普京7月19日抵达伊朗首都德黑兰进行访问,与伊朗和土耳其领导人分别举行双边会晤,并与伊土领导人就叙利亚问题举行三方会谈。

  在普京此访数日前,美国总统拜登刚结束对以色列、巴勒斯坦约旦河西岸和沙特阿拉伯的访问。美俄领导人接踵访问中东,意味着大国战略竞争背景下,中东成为新的“竞技场”。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国际格局动荡调整,热点问题久拖不决。俄土伊不甘心做二等公民,积极寻求机会巩固政治大国地位。

7月19日,在伊朗首都德黑兰,伊朗总统莱希(中)、俄罗斯总统普京(左)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会谈前合影。 新华社发(伊朗总统网站供图)  7月19日,在伊朗首都德黑兰,伊朗总统莱希(中)、俄罗斯总统普京(左)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会谈前合影。 新华社发(伊朗总统网站供图)

  反对西方霸权

  拜登访问中东期间反复强调美国将继续领导中东。然而,俄土伊三国领导人在德黑兰会晤,恰恰证明美国在中东的影响力被稀释。

  俄土伊三国对西方霸权秩序均心存不满。三国在不同历史时期均寻求融入西方主导的国际体系,但都以失败告终。二战后土耳其加入北约,1987年提交加入欧共体的申请,却始终被基督教世界的欧洲视为文化上的“异己”,加入欧盟至今遥遥无期。近年来土总统埃尔多安提出“蓝色家园”计划,试图恢复海权,此举遭到希腊和其他欧盟成员国几乎一致抵制。土耳其甚至多次成为一些西方国家制裁的对象。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积极“向西看”,试图融入欧洲、融入西方,但换来的却是北约的步步紧逼、在“后苏联空间”不断蚕食俄势力范围。俄罗斯对乌克兰发起特别军事行动后,美西方对俄实施全方位、立体式制裁,包括将俄主要银行踢出环球银行间金融通信协会(SWIFT)运营的国际金融信息交换系统。

  伊朗也是如此。2015年,伊朗与世界大国达成伊核全面协议,希望与西方实现关系正常化、融入西方主导的国际体系。然而,2018年特朗普政府宣布退出伊核协议。拜登近期访问中东时,宣称决心通过武力阻止伊朗获得核武器,企图拼凑反伊朗统一战线,与以色列签订新的安全合作协议。而伊朗拒不接受在美国的战争威胁下继续进行伊核谈判。

7月19日,在伊朗首都德黑兰,伊朗总统莱希(右)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举行会晤。新华社发(伊朗总统网站供图)  7月19日,在伊朗首都德黑兰,伊朗总统莱希(右)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举行会晤。新华社发(伊朗总统网站供图)

  加强务实合作

  普京与伊朗总统莱希在会晤中表示要继续发展双边战略关系。俄伊两国企业还签署了总额大约为400亿美元的能源合作协议。普京、莱希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当天举行会谈,就在阿斯塔纳进程框架下解决叙利亚问题交换了意见。

  在西方制裁下,俄伊两国将继续加强务实合作。面对西方长达40年的经济制裁,伊朗总结出了一套“抵抗经济”,对当前受制裁的俄罗斯有借鉴意义。当前俄罗斯和伊朗的主要银行都被禁止使用SWIFT系统,两国从“背靠背”到“面对面”,不断强化双边合作,包括在双边贸易中与美元“脱钩”。在政治上, 休闲女装俄罗斯支持伊朗今年正式成为上合组织成员国,并对伊朗申请加入金砖国家持欢迎态度。

  俄土之间有复杂的利益纽带,土耳其约65%的粮食、45%的天然气和35%的石油来自俄罗斯,俄国家原子能公司投资了土耳其阿库尤核电项目。为获得埃尔多安政府在诸多问题上的支持,俄向土提供S-400防空系统,默许土耳其在叙利亚北部建立缓冲区。俄罗斯对乌克兰发起特别军事行动以来,土耳其奉行“亲乌而不反俄”政策,一方面强调尊重乌克兰主权和领土完整,在联大两次投票反对俄罗斯;另一方面积极在俄乌之间开展斡旋,充当俄罗斯与西方沟通的桥梁和纽带,提升自己的政治大国地位。

  在叙利亚问题上,俄土伊三国将继续协调利益。此次叙利亚政府也派代表参加了俄土伊三方会晤,体现出四国积极协调立场、加强分歧管控、落实叙利亚难民回归、联合打击恐怖主义等共同愿望。

  “阿拉伯之春”爆发以来,美国对中东事务的主导能力下降,非西方大国的影响力上升。俄罗斯与叙利亚政府形成了“血盟”关系,伊朗与叙利亚形成了安全特殊关系,土耳其在叙利亚北部建立宽30公里的“缓冲带”,形成互补利益。俄罗斯对乌克兰发起特别军事行动后,土耳其军队多次越境打击叙境内的库尔德武装,或将扩大实际控制区,巩固打击库尔德工人党武装的成果。伊朗在叙利亚同样拥有地缘政治利益,试图借助叙利亚对以色列形成反制,并将影响力拓展至东地中海地区。

  相关报道:

  拜登和普京轮流游说中东!谁的“魅力”更大?(国是直通车 )

  美国总统拜登结束为期4天的中东之行后不久,普京就来了。

  当地时间19日,俄罗斯总统普京抵达伊朗首都德黑兰。当天伊朗国家石油公司与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签署了一份战略合作谅解备忘录,价值总额约400亿美元。这份投资协议成为伊朗石油行业历史上最大的外商直接投资协议之一。

  俄美两国都把目光锁定中东。拜登和普京先后到访,有哪些深意?谈判桌上,谁的“魅力”更大?

  拜登“空手而归”

  对于拜登和普京而言,此次出访都有一个首次。

  于拜登而言,这是其就任美国总统以来对中东地区的首访;

  于普京而言,这是其下令让俄军进入乌克兰执行特别军事行动以来,首次出访中东国家。

  分析认为,“两个首次”背后,绝不仅仅是巧合。

  拜登出访前,美方曾高调宣称,拜登此访将开启美国和中东关系的“新篇章”。然而从实际情况来看,大相径庭。

  对于拜登出访的用意,美媒直言,如果不是乌克兰危机导致全球石油市场动荡,拜登或许根本不会前往中东。

  事实上,找石油也确实成为拜登与沙特会谈的主要话题之一。

  但对于提高产量这件事,沙特并未给出明确承诺,仅表示,“有能力”将国内原油产能提升至每天1300万桶,但没有额外的能力将原油产量继续提高。

  在拜登率领的代表团与沙特高级官员举行会谈后,美沙发表的联合声明中也并未提及增加石油供应,只是表示两国“重申了对全球能源市场稳定的承诺”。

  对此,俄罗斯副外长波格丹诺夫指出,拜登的沙特之行“可以说是没有成果”,没有达成让欧佩克国家提高石油开采量以缓解美国国内高通胀的目标。

  而拜登此行的另一个目标——组建中东版“防空联盟”也未实现。不仅如此,拜登中东行的会谈,气氛也不算融洽。

  比如,拜登与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举行会晤时本来要发一个联合声明,但最后因分歧过多放弃了;沙特王储穆罕默德与拜登会晤期间甚至表示,美国不应将自己的价值观强加于别人,否则只有北约国家会留在身边。

  巴勒斯坦和平与民主研究中心政策顾问纳绥夫·穆阿利姆称,美国关心的只有自己利益,拜登此访只是一场公关作秀。

  普京的400亿大单

  相比而言,普京的伊朗之行虽然刚刚开始,却已收获不小。

  要知道,400亿投资并非单向付出,而是一场双赢合作。

  俄罗斯和伊朗分别是全球第一大、第二大天然气储备国。《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底,俄罗斯和伊朗天然气探明储量分别为37.4万亿立方米、32.1万亿立方米,占世界已探明总储量的19.9%和17.1%。

  但由于缺乏技术支持,伊朗的天然气产业发展一直较为受限。俄罗斯通过出钱出技术,深度介入伊朗能源产业,增强了对中东地区的影响力,进一步掌握能源话语权。而伊朗也能通过扶持发展,壮大天然气产业。

  除了400亿美元的投资,普京还表示,俄罗斯与伊朗将积极推进本币直接结算。

  当地时间19日中午,伊朗综合外汇市场就开放了里亚尔-卢布货币对交易,伊朗出口商可以通过指定银行和交易所以约定的汇率进行卢布交易。

  对于普京的到访,卡塔尔半岛电视台形容:伊朗这次是“铺开红毯迎接普京”。

  三个深意

  俄乌冲突尚未结束,普京的每一场出访也必是再三斟酌。那么,此次紧随拜登之后到访中东地区或有三个深意。

  第一,展现姿态。中东国家不是美国的,而是世界的。美国能去,俄罗斯也能去。

  第二,美国优先的时代已经过去了,那种不顾他国自身利益的霸道的姿态必须收起来了。

  第三,制裁是把双刃剑,挥剑伤人终伤己。最后看看,谁先撑不下去。

点击进入专题: 今日热点精编

责任编辑:张玉



Powered by 东升盛世(北京)国际投资咨询有限公司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