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分类
资讯动态 你的位置:东升盛世(北京)国际投资咨询有限公司 > 资讯动态 > MU5735机组,没有应答
MU5735机组,没有应答

发布日期:2022-07-25 05:24    点击次数:95


  来源:南方周末

▲ 2013年3月2日,昆明长水国际机场,一架东航云南公司客机从跑道起飞。(视觉中国/图)▲ 2013年3月2日,昆明长水国际机场,一架东航云南公司客机从跑道起飞。(视觉中国/图)

  照片中,父亲抱着女儿头碰头,两人有着相似的眼睛,都笑成一条线。

  从前一夜知道航班出事的消息后,她就无比希望,头等舱乘务员李女士正好轮班,不在这架飞机上。

  3月21日16时许,某航空公司一个航班落地后,航班飞行员感慨地告诉同事们,在空中时,飞机都帮着向MU5735喊话,但始终没有得到回答。

  

]article_adlist-->

  2022年3月21日下午,一架载有132人的东航MU5735航班在广西梧州上空失联。16时34分,中国民用航空局通报,该飞机坠毁。

  客机坠毁的地点是梧州市藤县埌南镇莫埌村,坠机区域三面环山、山路陡峭。据媒体报道,救援人员只能手脚并用攀爬搜救。截至发稿时止,在坠机搜救核心区域,救援人员发现了飞机残骸及失联人员的钱包、身份证、银行卡等随身物品,尚未发现失联人员。

  失联的132人中,有9名机组成员。一份机组人员名单,得到了几方确认,他们是刚刚给女儿过完周岁生日的父亲,是工作8年、积极乐观、开朗大方的乘务员,是“五星机长”,也是大学毕业后就一直在航司工作的安全员。

  按照原本的飞行计划,MU5735航班在3月21日午13时15分从昆明长水机场起飞,将于1小时50分钟后到达广州白云机场。

  这趟航班的机长姓杨,今年32岁,一名经验丰富的“飞二代”。3月22日,他的朋友刘女士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据她所知,杨姓机长就在飞机上。刘女士说,他的父亲也是飞行员。在凤凰周刊的采访中,一位接近该航班的民航业人士亦证实,其父原来也是东航的机长,后来去了其他公司。

  在该人士眼里,这是“非常低调的一个小伙子”。

  刘女士说,上周,杨姓机长的女儿刚满一周岁。刘女士的姐夫从手机里翻出来一张父女俩的合照,照片中,父亲抱着女儿头碰头,两人有着相似的眼睛,都笑成一条线。

  刘女士表示,杨姓机长本来不飞这趟航班,“上个星期还说礼拜三(3月23日)的班,但是因为调班, 天津才易天下网络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他就上飞机了”。

  两人最后一次联系,是航班起飞前。刘女士说,还约着到广州后要聚一聚。

  如果没有什么异常情况,坐在年轻的机长旁边的,应该是59岁的张某平。他是MU5735航班的副驾驶员,也是东航云南公司的“五星机长”。

  东航官网的信息显示,他是云南人,三级飞行员,他驾驶过4种不同型号的客机,累积了32500小时的飞行时间,也是东航云南公司屈指可数的老牌飞行员之一。官网图片中,他穿着深色的飞行员制服,戴着大檐帽,眼睛盯着前方,身后是一架东航云南公司的客机。

  1983年,他从中国民航飞行学院广汉分院毕业后参加飞行工作。他曾带飞过的一名学员李明(化名)在接受凤凰周刊采访时表示,他“属于资格非常老的老民航”。以前飞行员紧缺,大量军转民,同年龄段的飞行员中,这种科班出身的“早期飞行员非常罕见”。

  东航官网信息显示,他曾“多次参与重要航班保障和抢险救灾任务,从未发生过一起人为不安全事件,保持了良好的安全记录”。他曾先后7次被评为云南公司“安全先进个人”,2次被授予“优秀共产党员”称号,2011年荣获民航局功勋飞行员奖章,并成为东航第一批“五星机长”,2015年荣获云南省五一劳动奖章。

  近几年,李明多是在公司春节前后的聚会上见到老前辈。他记得,前辈今年就快退休了。

2022年3月21日,广州白云机场航班信息板显示,本该在15∶05抵达的MU5735没有到达。 (视觉中国/图)  2022年3月21日,广州白云机场航班信息板显示,本该在15∶05抵达的MU5735没有到达。 (视觉中国/图)

  年轻的倪姓飞行员是第二副驾。

  3月22日上午,江苏盐城市大丰区大中街道裕华居委会相关人员向九派新闻确认,他是当地居民,在事故航班上工作。另一名居委会工作人员称,“很遗憾此时发生这样的事,已跟家属联系,已核实是他。”

  在当地工作人员眼里,他上学时成绩就挺好的,大学毕业后就去了东方航空公司工作,至今已三年有余。

  按照MU5735航班的布局,驾驶舱后,是头等舱。荣先生的妻子是头等舱的空乘人员。荣先生在接受潇湘晨报采访时表示,妻子今年34岁,执飞已十年,每一次都平安落地。他与妻子最后一次联系是在3月21日上午9时左右,妻子让他回个电话,“我回了,她告诉我,她要飞了。”

  头等舱的乘务长姓向。在中国民航网2018年的一篇报道中,她还是东航云南客舱部乘务一分部乘务员,累计飞行4000小时。从一名学员成长为一名合格的乘务员,她用了4年。

  又一个4年过去,她也成了MU5735的乘务长。

  MU5735失联后,机组人员的亲友,一些人还在期待他们“没有飞这趟航班”,或是只是在失联状态。3月22日中午,在广州做生意的廖女士已经祈祷了大半天,从前一夜知道航班出事的消息后,她就无比希望,头等舱乘务员李女士正好轮班,不在这趟飞机上。

  廖女士从名单上看到李女士的名字时,眼泪一下就掉下来了。

  两人原本萍水相逢,但由于廖女士多次坐飞机往返昆明和广州,这才熟悉起来。遇见的次数多了,对方再见她时总会打声招呼:“又去出差?”

  一位普通舱机组成员的同学,看到MU5735坠毁的消息后,不断尝试联系他,但对方手机一直是关机状态。

  这位同学对媒体表示,几天前,一名大学好友将要结婚,邀请大家去参加婚礼,这位机组成员还在群里说,“没换成班,来不了”。日常,朋友们都叫他“阿闻”,“有点大大咧咧,感觉很亲切,很有意思的人。”

  和穿着制服的机组成员不一样,大部分时候,在飞机上,安全员是最容易被忽视的存在。他们往往穿着便服,手持执法仪,“隐身”于座位的某一排,只是和旅途劳累的乘客相比,他们几乎不在飞机上睡觉。

  一知情人士在接受凤凰周刊采访时表示,MU5735航班的安全员姓鲁,年近四十,是科班出身的“老安全员”。

  据央视新闻报道,目前东航失事机组的部分家属已经到达东航云南分公司,机组家庭援助组正在处理后续事宜。

  3月21日16时许,某航空公司一个航班落地后,航班飞行员感慨地告诉同事们,在空中时,飞机都帮着向MU5735喊话,但始终没有得到回答。

2022年3月21日,广州白云机场,工作人员引导MU5735航班乘客家属集合。 (视觉中国/图)2022年3月21日,广州白云机场,工作人员引导MU5735航班乘客家属集合。 (视觉中国/图)

]article_adlist-->

责任编辑:祝加贝



Powered by 东升盛世(北京)国际投资咨询有限公司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