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分类
资讯动态 你的位置:东升盛世(北京)国际投资咨询有限公司 > 资讯动态 > 宁波首富落幕了
宁波首富落幕了

发布日期:2022-07-23 23:59    点击次数:143


文/刘振涛

10万多手的封单量将*ST银亿封在跌停。K线图上,5个跌停是如此的扎眼,5个交易日,*ST银亿跌幅达53%,股价已腰斩。

不久前的2月27日晚间,*ST银亿公告称,重整方梓禾瑾芯持有了公司29.89%的股权,成为了公司新的控股股东,叶骥成为了公司新的实控人。作为*ST银亿的创始人,宁波前首富熊续强黯然“出局”,失去公司的控制权。

熊续强,宁波知名的富豪,一手打造了宁波最大房地产公司银亿集团,曾被市场称为“烂尾楼改造专家”。旗下曾控制拥有三家上市公司:*ST银亿、康强电子、河化股份。

2014年,在重整入主康强电子期间,与总舵主徐翔斗智斗勇。辉煌时刻,熊续强旗下的*ST银亿的市值曾一度突破500亿。2018年,熊续强曾以295亿元财富位居2018年胡润百富榜第95位,问鼎宁波首富。

如今,*ST银亿连续4年净利润亏损,亏损额度上百亿元,熊续强一手打造的银亿集团也负债累累,正在经历这破产重整。2018年之后的胡润百富榜上,也再也没有了宁波首富熊续强的身影。

财富从无到有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熊续强用20多年时间打造了自己的财富,而从有到没有,只用了不到1年。

曾经的宁波首富熊续强如今跌落神坛,有股民戏称,“凉了”。

银亿集团崛起

宁波是个盛产富豪的地方,比如网易的丁磊、分众传媒的江南春,以及当年曾经叱咤股市的泽熙领主徐翔。熊续强同样也出身在宁波。

知青下乡回来的熊续强,凭借一技之长成了余姚农药厂的技术骨干,没过几年就当上了厂长。换做一个普通人,在国企当一把手,无论收入还是社会地位都很满足了。

然而,担任厂长三年后的熊续强,却毅然辞掉了国企领导的位置,进入高校进修学习。高校毕业后的他被安排到政府机关做公务员。

90年代,正是国企改制的时期,宁波开始国有企业减亏、扭亏的工作,作为曾经当过国企厂长位置的熊续强,被安排到一家宁波罐头厂,希望能在他的领导下扭亏。

结果,熊续强干的不错,上任仅一年就这就创造奇迹,扭亏为盈,实现了“500万元的利润、出口创汇1000万美元”的成绩。熊续强善于经营的能力得到了施展 。

时间来到1994年,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以及城市化改造推进,让熊续强看到了老国企腾笼换业的大趋势,认定开发房地产是一个前景方向,于是,他又一次辞职了。

辞职后的熊续强组建了银亿集团,最开始,银亿集团的房地产之路走得比较平缓。而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给了熊续强以及银亿集团机会。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房地产行业受到一定影响,不少企业资金链出现问题,导致很多“烂尾楼”出现。商业嗅觉敏锐的熊续强发现了烂尾楼的商机。

在他看来,挑选了一些能够暴涨的烂尾楼通过极低的价格接手。然后对其进行重新装修改造。相比于拿地,然后平地上起高楼,烂尾楼虽然又破又烂,但工序和资金投入都少了很多。

于是,银亿集团收购了一大批烂尾楼,并对其进行改造。从住宅、写字楼到商业广场,银亿通过“收旧翻新”改造了一大批,同时还创造了很多个“楼盘里的第一”,得到“烂尾楼改造专家”这一称号。

以至于后来,熊续强曾公开表示,“虽然当时并不是开发房地产的好时节,但我们却另辟蹊径打开了一片新的天地。”

数据显示,2008年,银亿集团的楼盘销售额超过了百亿,成为了中国百亿房企,也成为了宁波最大、最知名的房地产企业。

一个实力雄厚的银亿集团崛起,开始登上了资本市场的舞台。

宁波首富诞生

作为一个有实力的企业家,熊续强绝对是有野心的。他不甘心银亿集团只是一个涉足房地产行业的集团, 休闲女装毕竟他曾看到金融危机下对房地产的影响。

于是,在银亿集团在房地产领域顺风顺水时,熊续强掌舵下的银亿集团开始进军其他行业。

跨界进军资源行业,是熊续强的一个选择,银亿集团四处寻找矿产资源做投资。在中国煤都山西,银亿集团创办集原煤开采、煤炭洗选为一体的煤化工企业;在广西,银亿集团新建当时国内第一大镁厂和第二大镍厂。对于矿产的疯狂,让银亿集团还曾跑遍东南亚国家去拓展。

渐渐地,资源行业成为了银亿集团的第二大支柱,与第一支柱房地产共同成为了银亿集团收入的来源。

银亿集团对外扩张的脚步不停,就需要大量的金钱,金钱的来源除了向银行借贷,剩下的最好途径就是资本市场上市。

摆在银亿集团上市路上有一道坎。当时,证监会有政策,A股资本市场原则上不再接受房地产企业直接上市。以至于,当时碧桂园、恒大、都选择去港交所。

留给银亿集团在A股上市的唯一方法,就只剩下借壳了。

熊续强将目标瞄准了陷入泥潭的ST兰光。当时,ST兰光被大股东飞经营占用资金4.62亿,还身背2.6亿元的债务,银亿集团想要借壳,就需要花费6个多亿,并且还不一定能成功。

熊续强选择了赌一把,经过多方协商,银亿集团借壳ST兰光终于成功,2011年,银亿集团终于登上了A股的舞台,熊续强也拥有了第一家上市公司——银亿股份。

房地产的黄金10年是1998-2007年,也有市场人士表示,2010年是房地产黄金时代的最后一年。

不巧的是,银亿集团登陆A股的第一年,国家便实施严厉的房地产调控政策。2011年,全国40多个城市限购,600多个城市控制房价,央行3次加息。

熊续强意识到,房地产的黄金时代要过去了。不温不火的房地产开发,难以成就他内心澎湃的商业帝国梦。在尝到资本市场的魅力后,决定了投身与资本市场。

2014年,熊续强在资本市场与自己的老乡徐翔进行了一场正面PK。当时,银亿集团拟以3.5亿入主康强电子,遭到当时“私募一哥”徐翔的拦路,徐翔控制的泽熙私募大举买入康强电子,并联合其他几个股东,意图主导康强电子的重组。

不过2015年,随着徐翔被抓,泽熙私募参与主导康强电子的计划也搁置,熊续强的银亿集团开始大量增持,保住了康强电子的壳,并成为了控股股东,熊徐强也成为实控人

随后,熊续强又花8.4亿元的价格,收购了河化股份29.59%的股权,成为了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至此,熊续强拥有了三家上市公司。随着银亿集团商业版图不断扩张,熊续强已经不满足于国内,开始瞄准了海外的汽车产业。

2016年,银亿集团花费123亿元,先后收购了美国安全气囊发生器生产商ARC、日本磁簧生产商艾礼富和比利时邦奇等企业,正式进军汽车领域。

自此,银亿集团成为了一个多元化产业的商业帝国。2017年,银亿集团销售收入783亿元,排中国民企500强第61位。

2018年,胡润的百富榜上,熊续强以295亿的财富排在95位。这一年,他也多了一个称谓,“宁波首富”。

“崩塌”,首富落幕

熊续强的宁波首富并没有坐太久,准确地来说,不到一年时间。从宁波首富到银亿集团破产,中间仅过了200多天。

2018年12月24日,上市公司银亿股份公告称,旗下的“15银亿01”债券未能如期兑付,涉及金额3亿元。

而当时,2018年的三季报显示,上市公司银亿股份的总资产达408亿元,账上有货币资金12.27亿元,3亿元的债竟然还不上。

而恰恰是这违约的3亿债券,拉开了银亿集团“崩塌”的序幕。

2019年4月25日,上市公司银亿股份发布了2018年业绩修正预告,净利润由原本的盈利2亿元-4亿元变成了亏损5.7亿元-6.3亿元。

隔一天的4月26日,银亿股份股价直接一字跌停。

之后银亿股份发布的2018年年报中,作为公司独立董事曾发声质疑年度报告,指出银亿大量资金被关联方占用并无法收回,资产存在重大风险,并递交了辞呈。

后续事实证明,银亿股份的资金大量被关联企业所占用,关联方多为熊续强实际控制的企业。数据显示,仅在2018年,控股股东及关联方占用的上市公司资金就达34.51亿,截至2019年4月30日,还有22.48亿元未还。

显然,ST兰光身上发生的事情,在借壳上市的银亿股份身上又上演,上市公司成了控股股东和实控人熊续强的提款机。除了非经营性占用,大笔分红也成了熊续强往自己腰包搞钱的手段。

数据显示,2017年之前,上市公司银亿股份要么不分红,要么分红极少,总分红额年均不足1亿元。而2017年年报,银亿股份突然宣布大笔分红,10派7元,分红金额达28.20亿元,是当年净利润的1.7倍。

高分红,是对大股东怀疑的开端。当时,银亿股份表示,高分红是响应相关政策,让投资者享受红利。

显然这个理由有点牵强。事实是,当时的控股股东的股份大部分已经质押,大股东想通过分红获得资金来偿还自己的债务。

大量资金被占用后,银亿股份也被事实了其他风险警示,变成了“ST银亿”。

过了2个月,2019年的6月17日,银亿股份突然发布公告称,银亿集团、银亿控股已于6月14日向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

银亿集团的破产重整距离熊续强坐上宁波首富仅仅相隔200多天。

实际上,大股东掏空上市公司,只是银亿集团的崩塌一方面,更重要原因是熊续强的高杠杆多元化发展“玩塌了”。

为了实现多元化发展,银亿集团大肆并购,并购的钱大部分来自公司集团举债和质押股权。市场曾有传言,银亿集团债务高涨时曾负债500亿。

而一系列看似充满快感的资本操作,大肆并购,却最终并没有产生相应的利润,并且收购的企业大部分业绩承诺也未完成,反而带来了大量负债,为破产埋下了“雷”。

2019年,银亿股份净利润亏损了71.74亿元,旗下收购的两大汽配子公司业绩不达标,收购的比利时邦奇亏损8.53亿元,ARC 美国亏损0.66亿元。

此后的2020年以及2021年,银亿股份净利润依旧是亏损,4年时间,亏损额达上百亿元。

随着净利润持续亏损,银亿股份的股价从2016年巅峰时的13.27元跌至如今的1.63元,总市值跌没了上百亿。

当然,熊续强也曾引入宁波国资——宁波开投拯救。但是,股价的持续下跌,让宁波开投投入的10.3亿资金浮亏大半,国资也无能为力,最终推向市场化来处理银亿的债务危机。

好在,银亿集团最后等来“白骑士”叶骥和他的梓禾瑾芯。目前,银亿集团的破产重整仍在进行中,最终的结果如何,还有待时间验证。

可以看到的是,曾经的宁波首富失去了银亿股份的控制权,在之后的富豪榜上也没有了他的身影。

万丈高楼平地起,是用砖头一点点堆砌起来,这非一日之功,而一座大厦的崩塌,却是分分钟的事。

看似庞大的商业帝国,一件小事往往就能成为崩塌的多米诺骨牌。

也许,面对宁波首富的快速陨落,老百姓会说,那是江湖佬耍戏法——变化无常。

参考资料:《银亿熊续强:宁知世上有风波》——第一财经



Powered by 东升盛世(北京)国际投资咨询有限公司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